明晦

庸人当自扰……

【瓶邪】千秋

                
            第二章:找我干嘛?!
 
  开车去飞机场的路上,吴邪一路上都在向潘子套话。 可潘子永远都是笑着回答:“小三爷,您就放心吧。三爷叫你去总不会是害你,出发来接你之前,三爷可是提前警告过我让我不要告诉你的。”吴邪听了这话,也只好歇了自己那些小心思。潘子从后视镜里看到坐在后排的吴邪一脸郁闷,轻轻的笑了。
  随后一路无话,又过了一会儿,机场到了。潘子转头叫吴邪下车,吴邪乖乖听话下了车,远远的就看到一群整装待发的人站在候机场里聊天。潘子要把车开到车库,便让吴邪先去。说完后便开着车走了,吴邪见状只好向那群人走去。
  “臭小子,你怎么那么慢。等你等的黄花菜都凉了!还不快点!”吴三省眼尖,远远的就看到了向这里走来的吴邪,看他慢吞吞的,只好大声喊出来,好让吴邪能够快点。
  “急什么急,他好歹也是你亲侄子,凶什么?”说话的人也是组员之一,同时也是吴三省的女朋友――陈文锦。吴三省听了也只好讨好的笑笑,开口回答道:“我这不是太急了吗,再说了,这臭小子不会介意的。”陈文锦听了这话,便摒起了好看的眉头,刚想发火,吴邪就走到了人群聚集的地方,她也只好狠狠地白了吴三省一眼,让他收咧一点,不要满口脏话。
  “文锦姨,你们在这儿说什么呢?这么热闹。”吴邪选择性忽视了站在一旁的吴三省。
  “嘿,你个臭小子。你三叔我站旁边呢,不会开口问我吗?”吴三省朝吴邪问道。
  “小邪你别理你三叔,我们这次找你来是有很重要的事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啊,文锦姨?非要我帮忙不可吗?”吴邪有些疑惑,他一个高中刚毕业的学生能帮的上什么忙。之前和这些考查队的人出去,都只是去帮他们采集地质素材罢了。这么简单的事很多人都可以做,干嘛非要找他呢?
  “你小子别多问了,你就当和我们出去旅个游。其他的事,你到了就自然知道了。”吴三省见吴邪还要发问,便开口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那你至少要告诉我,你们到底要去哪里吧!”吴邪无奈,斗智斗勇他可玩不过身为老狐狸的吴三省,所以只能按捺下心里‘扑通、扑通’乱跳的好奇心。
  “西藏,墨脱。”回答的人是停完车回来的潘子,吴三省闻言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墨脱。”
听到这里吴邪更加疑惑了,刚要再次提问就听到了机场人员提示登机的广播。
  “行了,行了,大家准备登机。大侄子,你别怪你三叔我不告诉你。这件事还真就非你不可,所以你也别问了。到了那里你就明白了。”吴三省在考查队里还是很有威信的,大家闻言都拿起了东西准备登机,吴邪也只好乖乖听话,陈文锦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告诉他:“一会儿上了飞机,我让你三叔和你私聊。现在你还是乖乖听话。”
  吴邪点头表示知道了,潘子从身后递给他一瓶水,让他放心,吴邪回了一个笑容给他。
  
  
  
  张起灵:我还有多久才能出场(擦刀ing)
  我:快了快了,您先把刀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QWQ
  
  
  作者的话:咳咳咳,这其实就是一个被自己亲叔叔给卖了的失足少年的故事2333,距离小哥出场可能还要有几章,不要着急哦(´-ω-`)。(因为着急也没用,毕竟我没有存稿233。来打我呀,嘿嘿嘿。)
  

【瓶邪】第十三年(迟来的贺文)


#文渣见谅
#不涉及重启篇
      傍晚的风有些凉,我拉紧了身上的衣服。胖子和小哥在前面走着,我因为一路上不停的拍照,所以落后他们一大截。今天是我接小哥出青铜门的第二年的最后一天,在三天前胖子提出要去长白看看。我当时很疑惑,长白本该是我们这一辈人的噩梦才对,胖子怎么会突然提出要去。那天晚上吃饭时,我在饭桌上提出了我的问题。张起灵放下筷子,抬起头望向我的眼睛。我心说这是怎么了,突然看我做什么。谁知还没想完,他就开口了“吴邪,是我想去的。”他的语气十分平静,好像吃准了我一定会答应有一样。我叹了口气,回答道“好吧,去就去。到了长白,你别乱跑。”张起灵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如果他乱跑,十个我也拦不住他。所以第二天的早上,我就派人去买了三张飞机票。但因为有些麻烦事拖住了我们,所以昨天下午才从福建出发,今天中午刚到。
         思绪回归到现在,就听到胖子在前面骂骂咧咧的。我快步走向他们,就看见一个穿着工作人员衣服的人拦住了胖子,而张起灵也微皱着眉头。胖子见我来了,就指着那个工作人员说“天真,这人非说这里要举行什么稻米见面会,不让我们过去!”我向那个苦着脸的工作人员问道“请问,这里禁止通行。那么有没有其他地方可以上山?”工作人员看我十分礼貌就赶快说:“今天估计不行了,明天你们再去吧,我也没办法。今天在这有活动,所以暂时封山了。你们可以明天再来。”我看向一边的张起灵,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他这是同意了。胖子见我俩都同意了,也就和我们准备回旅馆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刚到的时候这里的每一家旅馆都客满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却被告知只剩下两间房了,而且都是单人房。无奈之下只好我和张起灵一间,胖子单独一间。走在回去的路上,我们碰到了一大群穿连帽衫的女孩子欢呼着往我们刚刚去的地方跑去。我心想什么时候连帽衫成潮流了?难道是我落伍了吗?胖子和小哥倒是挺淡定的,我也就不再多想,只准备回去后给我们仨也各买一件。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巨大的欢呼声,我知道这就是那个工作人员说的‘活动’。张起灵突然加快了脚步,我知道他不太喜欢这种声音,便也开始加速。胖子提议我们先去找个地方把晚饭解决,在过去看看那什么活动。我同意了他前一个想法,后面的被我否决了,他也知道张起灵不喜欢那种场合,就说吃完饭他一个人去看,我俩先回去。我同意了,张起灵好像也很满意。所以在巨大的欢呼声和音乐声中我们吃完了饭。胖子刚吃完就兴冲冲的跑了,而我和张起灵便慢慢的往旅馆走去。夕阳下,张起灵的侧脸有些模糊,但意外的温柔。是的,就是温柔,还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安逸,这是他和以前最大的区别。他察觉到我在看他,便转过头来看着我。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我也知道他在问我怎么了。我冲他笑了一个,他一愣,五官霎时间就柔和下来。不知怎的,我突然有些想哭。
        十四年了,从2003到2017。认识这个男人整整十四年了。虽然有十年他不在我身边,但仍然不阻碍我对他的感情。小花曾经和我开玩笑说:“吴邪,如果你用你找张起灵二分之一的精力去追女孩,早就儿女成群了。”我当时也就笑笑,心想:这世上在没有一个能让我如此对待的人了,有他一个就足够了。远处传来一阵轻泣声,而胖子也回来了。我问他那儿到底是什么活动,他摇了摇头没说话,我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反正我们的时间还长,有什么话会来不及说呢?第十三年,铁三角还在!
                                                        ――End
                                                         by.藏筱

【瓶邪】千秋


#私设:吴邪1982年出生,小哥1979出生。没有阴谋!没有阴谋!没有阴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文案:2001年的7月份,19岁的吴邪跟随地质调查队的三叔来到西藏考查。那里空气稀薄,天蓝山高,他在那里遇见了……他。
                第一章:说走就走的考查
  2001年,吴邪作为一个高三刚毕业的骚年。他和所有毕业生一样,开始疯狂的浪。正逢盛夏,虽然身处人间天堂的西湖,热成狗的情况也并没有改善多少。这一天,吴邪坐在自家老爹开的古董店里,吹着风扇懒洋洋的打着瞌睡。‘叮铃铃、叮铃铃’电话突然响起,他不情不愿的直起身拿起摆在桌上的电话。本来今天吴邪是准备和同学老痒一起出去浪的,可早上吴邪的爸爸吴一穷有事出去了,店里没有人看管,所以闲在家的吴邪就被拉过来当劳力了。“喂,谁啊?”他开口问道,语气十分不好。“吴邪吗?我是你三叔!你小子吃火药啦,语气这么冲?”。“哦,是三叔啊,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打电话来干嘛?”
  打电话的正是吴邪的三叔――吴三省。吴邪的爷爷在民国时期也是个人物,黑白通吃的那种。后来因为娶了吴邪的奶奶,也可以说是入赘,来到了杭州。在此安家落户生下了三个儿子。分别是吴邪的父亲吴一穷,二叔吴二白,三叔便是这个吴三省。他是个混世魔王,小时候就跟着村里的小混混,犯了很多不大也不小的事,都被吴邪的爷爷处理了。后来在吴邪爷爷的重压和吴邪奶奶的眼泪中断了和那群小混混的联系,安安分分的读了几年书,考上了大学后又旧态复发,非要退学。吴邪爷爷无奈之下发下狠话:如果他退学,就滚出这个家,只当没有生过这个儿子。但是这次并没有起多大用处,吴三省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退了学。把吴邪爷爷起了个半死,当天就让二儿子吴二白把家里有关吴三省的所有东西都扔出去。吴三省也是个有骨气的,一个人只身去了北京,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怎样,竟然还真混出了一个什么国家地质调查组的组长。在吴邪出生的那年,他拎着一堆东西回了家,和吴邪的爷爷认了错,吴邪的爷爷看着这几年在外的吴三省心里也不是滋味,终于还是原谅了他,毕竟是自己儿子。吴家老二吴二白是个有本事的,大学毕业后自己开了家房地产公司,投了几块地,后来这些地开发,他狠狠地赚了一笔钱,这几年生意越来越好,现在在杭州也是极为有名的人物。而吴邪爸爸是个老实人,他大学毕业后留校当了几年老师,后来认识了吴邪的母亲,就辞职回家了。正好吴邪的爷爷退休,把自家开的古董铺给了吴一穷。吴邪的二叔三叔都没有结婚,更别提有孩子了。
  吴邪作为吴家唯一的一个孩子,从小便受尽宠爱,要什么给什么。幸好没有养成那种公子哥的性格。“吴邪,我这有个事要请你帮忙。”
吴三省这样说道。“什么事啊,我能帮你?”吴邪有些疑惑,他家三叔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那种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找他一个刚高三毕业的学生帮忙。“这你就不要多问了,我已经派人开车去接你了。什么事等你到飞机场再说。”“什么飞机场,我爸同意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嘟嘟嘟’的盲音,吴邪无奈,正好门口传来一阵汽车鸣笛声,他只好关上门上了车,开车的是吴三省的组员之一的潘子――他本来是退伍军人,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参加了地质调查组,成了吴三省的组员。“小三爷,您坐好了,我要出发了。”‘小三爷’是队里成员给吴邪起的外号,因为他们都和吴三省叫三爷,而吴邪又是吴三省唯一的侄子,又经常去队里找吴三省,所以才有了这么个称呼。吴邪点头表示知道了,虽然他现在一肚子疑惑。
                                                 ――第一章END
                                                               BY.藏筱